第291章 卷六 睽卦 4

第291章 卷六 睽卦 4

「奶奶,您這是何意?」年儀著實吃驚。天子恩賜,有意抬舉蔭封衛家,每任衛家主母都會敕封一品誥命,這是規矩,已經沿襲三代了。上京赫赫貴胄之中,有這種待遇的屈指不過三四家,可見是何等殊榮。衛家這輩嫡孫中最有出息堪擔大任的便是衛臣賢,雖說族中掌權還是叔父這一輩,以其之資質,大權在握也不過早晚的問題。天子又要抬舉他了,是三日前御乩宮大宴外使又立了大功。

誥封的事情是慣例,做起來應不會為難,不過於年儀來說卻是截然不同的。封號下來,就是衛家孫輩正兒八經的主母,自不可同日而語。老太太一向偏愛她,旁人說不得什麼。不過請封要經家主冠章,少不得是要經衛臣賢的手。他會同意嗎?

他一貫孝順,便是為著孝道,就是再不願意,應也不會拂了老太君的意。年儀不欲作深想,只覺得別人的處境和事事不順心似乎都和自己脫不了干係。也難怪衛臣賢不喜她。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。她又能拒絕嗎?拒絕什麼?

卓文君尚能做到聞君兩意故來決絕。她自來飽讀詩書,受阿爹清廉剛介影響,骨子裡頭總有一二分傲骨,不欲委屈自己,便更不欲勉強了別個。年儀思來想去,還是覺得這個事情欠妥當。

「您身子骨還健朗,春秋長著呢,說這種話為時尚早。家中又有這麼多叔伯以及年輕力壯的頂著,奶奶您操心這麼多作甚,平白的費了精神。鈿鈿以為,現下也不是談這個好時候呢。詹州剛剛遭了大旱,聖上這會兒忙著呢,我們這些臣眷不能為聖分憂,反擾心,不免讓人家說咱們衛家門裡的男眷不成氣候,管不住女人。自古德不配位遭人唾,鈿鈿無德無功,厚臉接了這封,不是厚顏無恥的么!這還沒給人戳,我就覺得脊梁骨疼的厲害,奶奶您瞧瞧,好大的一個包?!顾崃瞬弊愚恿诉^去,輕輕罅開一點點後頸的衣裳要給人看,倒是做的有模有樣,模樣又怪撒嬌討喜。

明明是拒絕的話,給她一說出來,誰又捨得生她的氣,加之衛老太君本來就榮寵偏愛她,哪能真與她計較?;A四?,那方更會討人歡喜,一會兒就給人逗的樂呵呵的,外間都聽得到笑聲。

外面幾個門房媳婦無不抻著脖子往裡看,婆子壓嗓子咳了幾聲,這才收回來。

真真年家丫頭給老太太灌迷魂湯了,誰都不喜歡,偏生就喜歡她。奇了怪得很。酸的酸,紅的紅。

「你真不要?可別後悔的,」老太君板著臉,蒼老卻矍鑠的眼睛笑看著守在榻邊的女子。

年儀嗔言:「當主母累人著呢,一大家子的吃喝拉撒都要我扛。鈿鈿思來想去這個買賣還是不劃算,虧人得很。奶奶您就發發慈悲,讓我的馬兒再跑跑,能拖一日是一日,也多我一日的懶人福氣,好不好,老菩薩?」

「好好好好好」老太君拍著她的手,什麼話從她口裡說出來都是雅俗共賞。別人家都是爭權奪權搶的你死我活,就她跟洪水猛獸似的躲都躲不及。

其實老太太也是曉得她心頭想法的,只怕是顧及孫兒那邊。想起這個,便想起那柳氏,平白的眼神沉了沉。

她既暫不願意,那就再緩緩吧,這個事情倒也不是太急。往後再從長計議。

「真真你這丫頭呀,恨鐵不成?!估咸钢~頭數落,嘴裡不饒人,看人卻跟看親孫女兒似的,愛的不得了。

可不,自家挑得孫媳婦兒,越看越滿意。

年儀順勢賣了個乖,后又擰來帕子細細給人擦手。老太太任由她張羅這些,心頭只覺熨貼。

又過了一會兒,外間老嬤嬤進來,衛老太君留了長房媳婦和孫媳婦年儀夜裡陪床,囑咐其他人都散了吧。老嬤嬤傳話出去,其他門房媳婦和孫輩欲泣欲淚表了一番要事孝床前的心意,老嬤嬤象徵性勸了幾句,沒一會兒人也散的差不多了。

床邊支了兩個小榻,以供守床的兩位主子臨時休息,除了兩個手腳麻利的丫鬟和婆子,其他人都挪到了簾子外間,有差使再召進來,以免人多不利於安養。

夜裡守榻熬人,需得驚醒些,病床事孝幾日,年儀就清減了不少。衛老太君一個勁兒可心疼了。

因著心疼年儀,老太太第六日時候便讓她回自己的松香居了,不再要她守著。

年儀自然是不肯,她這個身份不在床前如何也是說不過去的。老太太堅持,直接讓嬤嬤將門打了關上,跟小孩子似的。年儀哭笑不得,曉得老人家心疼自己,便也遂了人的意,但晨昏定省不能廢,早晚她皆是按時來請安。往往門才一開,年儀就端著早膳進來了,老太太和陪嫁的老姐妹相視一笑,眼裡都是光,越看越愛。

眨眼十幾日也過去了,經過細心調養,老人有了恢復起色,府里無不高興。

夏季熱的厲害,蒸的人像受刑一樣,夜裡熱氣一沉凝了露水到處濕漉漉的,早晨起來仍覺餘溫煮人,辰時不過一會兒太陽升的老高,熱氣又上來了,真真折磨人的燈籠熱火天。

年儀來得早,照例領著丫鬟在門口等開門,盥盆,手帕,早膳,備的齊齊整整,說她得老太太歡喜也是她自家掙出來的。瞧瞧,其他幾個門房媳婦無不拖到太陽高升了才來,誰像她一樣心眼實。

「孫媳婦又等在外面了呢!」袁嬤嬤指著外面跟床榻上的老人道,臉上笑得跟花兒似的。

「這丫頭就是實誠,連偷個懶都不會!」老太太道,接著就是長吁短嘆。

「您不就是喜歡她心眼實誠么,這種人不多見了,你呀,福氣大著呢?!估蠇邒呓釉挼?,一邊說,一邊去開門。

門吱呀從裡面開了,老嬤嬤迎面一笑,道:「老太君剛還念著呢,人已經在外面等多時了,少夫人進來吧,仔細熱壞了回頭老太君念叨心疼?!?/p>

年儀應了聲進屋子,問嬤嬤今日病情如何,嬤嬤皆說好。

「靜養了些時日好了不少,不過大夫說還需得再養些時候,年紀大了,難免的。昨兒老太君床前可是多了一個孝子……」噓,

「哦?」

年儀正疑惑,剛剛好行到裡間,打起珠翠的簾子一眼浮去,這才曉得嬤嬤何意。

原是柳氏跟前伺候著,一旁竟是多日不見的衛臣賢。

「奶奶今日覺得如何,可比昨日更好些了?」年儀跨過門檻進去,身後珠翠簾子叮咚作響。

看見她老太太打心眼裡歡喜,一下子眼睛都笑瞇了,直呼著讓人坐榻邊挨她去。

衛臣賢挪挪位置讓到床尾,倒是還沒有她受人待見。一旁的柳氏早在她人一進門時候就起身了,身份問題她在人前矮人不是一節半截,低眉順眼的樣子倒是跟空氣似的,也不怎麼惹人注目。與這會子的熱鬧成對比,倒越加覺得諷刺至極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九回書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九回書目錄 九回書詳情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91章 卷六 睽卦 4

99.32%
网赌捕鱼输了几十万